破釜沉舟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襟怀坦白 > 正文内容

我的弟弟二三事作文

来源:破釜沉舟网   时间: 2019-04-01

  我的弟弟二三事同学们会写吗?下面是小编整理的我的弟弟二三事作文,欢迎阅读参考!

  我的弟弟是野蛮的。

  你瞧他,拿了把剪刀,气势汹汹地站在那里,是不是的还要指挥我这件事该什么干。我刚刚做好阿婆给我的事,弟弟就来到我的身边,开始用剪刀来剪我的衣服。“丁丁!你在干什么?怎么可以这样!”我一下子把衣服从他的手里抽了出来。他不声不响的趁我不注意,又小心翼翼地拿起我的衣服,开始“咔嚓,咔嚓”地剪了起来。我本来想上刚才这样把衣服抽出来。谁知道这小子吃一蛰长一智,这次死死地抓住我的衣服不放!我只好好好地和他讲:“丁丁哎!衣服剪了要破的!不好剪的!”“不嘛!我要剪!”小弟弟一边撒娇一边继续剪着我的衣服。我见一招不行,只好另想一招了!我趁他不注意,一下子跑了。我和弟弟绕着西餐桌足足跑了二三十圈,小弟弟一边跑一边笑,有时还爬到桌子上,爬到桌子底下。最后被阿婆看到了,叫我不要跑了。我只好停下来,小弟弟见机行事,猛的把剪刀往我屁股上一剪,就听见我杀猪般的嚎叫“啊——”他还在一边“咯咯,咯咯”笑个不停! 我的弟弟是讨人喜欢的。“姐姐,我的好姐姐!帮帮我嘛!抱我下来嘛!”弟弟带着哭腔对我说。“NO!坚决不行!你自己爬上去的自己下来!”我立场坚定说。“抱我下来”“不抱!”“抱!”“不抱!”……就这样我们争论起来。阿婆被我们吵烦了,走到丁丁面前,想抱丁丁下来。可他就是不下来,一定要我抱。没有办法。在阿婆的“干扰”下我还是抱了他。我把他抱下来以后,他马上就去找他最爱吃的山楂片给我吃,最为给我的奖励。我吃完了,就故意问他:“丁丁,你的给姐姐吃点好吗?姐姐的吃完了!”他立刻癫痫正规医院就把自己的山楂片给我吃。阿婆看见了,也问弟弟要。丁丁只给了阿婆一片,而给了我好几片。阿婆心里很不平衡地说:“你们两个呀!好起来嘛很好,吵起来嘛个没完。”我和弟弟一块儿笑了起来。

  我和弟弟之间还发生了许许多多有去的事,就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小姨家的闹弟弟出生之后,阳首次见面表现出非常喜欢和疼爱,下面是和闹弟弟的琐事:

  闹弟弟喜欢我,我走他就哭了。闹弟弟从出生医院来到迎接他温暖的家当日,阳哥哥在放学后上完钢琴课还是迫不及待去和闹弟弟做了首次见面。看着阳站在小床边那欣喜的表情,完全不像他之前闹弟弟在肚肚里他攻击他的样子,用小手轻轻抚摸弟弟的小脸,闹弟弟哭了,他着急慌乱的把自己最心爱的玩具都塞给弟弟,让弟弟别哭了。

  我们吃饭了,他也时不时自己进屋看看闹弟弟,仿佛在观赏一件很珍贵的艺术品。由于第二天还要上学,他依依不舍和弟弟再见,当他走的时候,闹弟弟正好哭了,阳说弟弟喜欢我,看我走了他就哭了哈哈哈,此事闹弟弟才出生三天。

  尿床太郎

  因阳咳嗽一直未能看弟弟。

  第二次看弟弟是在20xx-x月-x日,此时闹弟弟已经出生27天了,正好碰到弟弟尿了,尿布都湿了,阳给弟弟起了个很别致的名字——尿床太郎。

  他怕卢叔叔冻死

  闹弟弟躺在小床上,由于屋里有暖气需要换气,中午时分就将小床推到客厅,卢叔叔给卧室换气。换了一会儿,阳进屋看到卢叔叔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睡觉,出来说好冷哦,又来小床边看弟弟,这时弟弟全国癫痫医院那里最好将小脸往卧室的方向转了转,阳阳说“他怕卢叔叔冻死”。

  我弟弟比我小两岁,从小就一起上学,高中之前我们形影不离。上学的时候他活泼好动,我内向话少。

  小时候因为很少有零食吃,所以最爱的就是干吃奶粉,家里有那种袋装的奶粉,没怎么泡着喝,都是上学临走的时候偷偷拿两袋,一路走一路吃。我家后面的小姑娘拿的是麦片,有时候吃腻了也会互相换一下。

  小时候学课本里把小玩具放在铁盒子里,埋在土里过几年再挖出来。于是我们把小弹珠,小娃娃,小铁片,画的画儿,还有一个拳头大的小西瓜放在一个小铁盒里面,约定7年之后再挖出来。结果我们没忍住,一个星期就刨出来了。嗯,西瓜烂了。

  那个时候玩象棋,军棋,玩腻了就自己制定规则,再重新玩。自己用硬纸板做纸牌,画上十二生肖,规定谁吃谁,最大的也可能被最小的吃掉,趴在地板上玩,能好好的玩一天。

  小时候给我的感觉就是长长的下午,暖暖的,到处充满了新鲜感,非常炙热。

  初中的时候我和弟弟生分的不少,没有了小时候的亲密无间。他从那个时候开始变得不太爱说话。我们总是吵架打架。放假的时候我们在一张小方桌子上做作业,他坐那头我坐这头,双方不能多占一点地方。

  我记得有天我们在做作业,学渣的我一边做作业一边在小声唱歌,我永远记得我当时在唱容祖儿的挥着翅膀的女孩。我弟警告我让我别唱了,我作为一个傲娇的吕孩子怎么会轻易听他的话呢,我继续唱了。然后他狠狠地打了我,把我打哭了。你打我是吧,那我当然更不能认输,我就继续唱来反抗你了。一边哭一边唱,儿童患上癫痫病怎么治带着哭腔唱挥着翅膀的女孩,还尽量不走调。哈哈哈,写到这儿好想笑,谁叫我是一个如此倔强的女子。

  初三的时候,那年冬天我们小镇难得的下了一场大雪,学校通知不上晚自习了,我们早早地就放学了。我一个人往家走,长长窄窄的巷子。他突然出现在后面,弄一个大雪球塞到我帽子里然后盖在我头上,我反应过来要拿雪球打他的时候他又跑的老远。六七年了,下了很多场雪,我总会想起那个时候,没有一次下雪有那个时候那么开心。

  初中毕业那天,去学校搬回课本,我捱到六点多才回去。我初三很喜欢一个男孩子,我每天上学都会经过他家门口,有时候会听见他奶奶喊他吃饭。默默地关注着他。毕业那天我一下子觉得就要结束了,仓促的结束了,没有一个发泄口。

  回家的时候我抱着一大摞书,再次经过他家门口却再也挪不动脚了,他家斜对面有个车库,长满了爬山虎。我蹲着车库下面,头埋在书上,过了好长时间,听见有人在喊我,心想莫不是他? 抬头发现是我弟。果然事情不会按照偶像剧的走向发展。

  我弟问在干嘛呢,我只好说书太重了拿不动,我弟弟说给我,我帮你拿。我的弟弟背上背了一个大书包,怀里抱着一摞书,上面还我的一摞书,他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我突然觉得没有什么好难过的,我什么都不怕。

  高中我们不在一个学校,繁重的学业、各自成熟的个性使我们越来越疏远,他越来越不爱讲话,而我越来越逗比。整个高中我们没有讲过很亲密的话,唯一记得是每天中午放学回来我们和妈妈坐在饭桌前看电视,吃午饭那个点儿有时候在放蓝精灵,有时候是海绵宝宝。所以整个高中唯一能够把我们紧密联系在一能治好癫痫的医院起的就是动画片了。

  我高中学的是画画,我以为他对我学了什么应该很不关心,直到有一天我回家发现他带着好朋友在我房间翻看我画的画儿,被我看见他有点不好意思,哈哈。

  我爸爸有次从天津带回来了一些小点心,我没怎么拿着吃,那天晚上我妈喊我从房间里出来,说弟弟让你去分点心。我心里想分点心是个什么鬼,多大的人了,然后我就去了他的房间。是的,他把点心一个个都摆的整整齐齐,我妈给我眼色说陪他分吧。他仔细挑了一个说:你也挑一个吧。然后我们就像小时候一样你挑一个我挑一个把一堆点心分完了。

  再然后我们都上了大学,也没怎么联系,那个时候我快过生日了,我提前十天通知他我要过生日了,要他准备好。然后每天给他倒计时,说还有多少天我过生日,但是一次也没有理过我,我倒计时到第三天的时候自己也不好意思了,人家理都不理你啊,我想他可能真的不喜欢我这个姐姐吧,他同学的姐姐都特别厉害,只有我这么差劲。

  现在因为渐渐长大了,我们都有彼此的路要走,甚至会渐行渐远,但我们却更容易敞开心扉接纳对方了。要说有个弟弟是什么样的体验,大概就是你成长的每一步都有他的印记,你们互相知道彼此的糗事,彼此迁就彼此扶持。成长阶段给你最多陪伴的也是他,以后想到的每一个趣事都是两个人的回忆。  就没有再给他倒计时了,在我生日那天早上六点钟醒来的时候,发现他在QQ空间上@了他所有的好友,让他们帮忙祝姐姐生日快乐。巨大的幸福,我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做因为高兴而哭起来。他也发了一条短信说没有觉得姐姐比任何人差。也从来不怕世间没有人陪伴。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cfeih.com  破釜沉舟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